时间:2016-12-23 08:00   来源:界面

更重要的是,所谓的“支持特朗普的广大农村选民”其实只占总选民的17%,而且这些选民数十年来只投共和党。并不存在“倒戈”一说。

也就是说,“造反”的并不是真正的底层,而是居中的中产阶级,其中不少大学毕业、住在更富裕的郊区,还有半数的上层精英。《新共和》杂志上刊登的Eric Sasson的一篇评论说得很明白:“这些人并没有在奥巴马治下受罪,而是蒸蒸日上…”如果一定要把投票结果视为一个呐喊,那么在这场势均力敌的呐喊中,最穷困的美国底层人民的呐喊,被不满于现状的白人中产阶级和半数高收入人群的呐喊卡住了喉咙;而英国那些收入更低但却更适应全球化的年轻一代,却被他们更有生活保障、但却不满现状的白人父辈强行拉出了欧盟。

这就必须引入一个不可回避的根本原因,就是白人对自身绝对优越地位的担忧,引发出对政治正确性的痛恨。二战之后,从纳粹崛起中吸取经验的左派与自由派,受益于平权运动,曾携手建立和维护了一个基于反种族歧视的政治正确性的话语体系和司法规则。这套体系和规则不断细化,在一些领域里造就了怨气,例如在学术机构里强制推行少数族裔雇佣名额,以及对性别歧视言论的打压。“政治正确过头了”,是他们的共同旗帜,虽然各项数据都完全不支持他们的观点。这也正是为什么在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之后,两国国内针对少数族裔的暴力和言语攻击瞬间增加的原因。在法国和匈牙利,目前已经几乎可以预期同样的事情发生。

难民问题加重了这种怨憎情绪,白人中产阶级感到大批的难民到来打扰了他们的安宁,极端伊斯兰宗教组织在欧美发动的恐怖主义袭击从反面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这个问题的背后,是第三世界里大规模的动荡。在2016年,全世界每100人中就有一个人被迫离开故土,这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人数的被迫迁移,而战争——大国介入的地区战争,是其中最主要的原因,在北非和叙利亚都是如此。

在美国大选的屋里还有另一头大象:希拉里的败选是否还有性别歧视因素。但这个原因很难追究,因为没有一个反对希拉里的人,无论出于什么原因,会承认自己反对的原因是出于性别歧视。所有人都坚定地声称自己反对希拉里是因为她的无能、腐败或者不可信。从这个角度来看,平权运动在公共话语塑造上还算成功。

旧的愤怒获得声张并未解决问题,因为新的愤怒随之激起。在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之后,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在英国和美国全境爆发,起于、却不局限于大城市。当英国和美国的投票结果颠覆了启蒙运动、平权运动与全球化结合的果实,它们造就了新的“愤怒的人群”:两个运动的继承者和全球化的支持者。他们多数居住在大中型城市里,拥抱多元化的社会和文化,具有全球化的视角和跨越种族的同情心,喜欢全球旅行,习惯于接纳乃至创造变化,包括职业的变化,拒绝接受单一的身份认同。

华盛顿媒体及政策观察机构CQ Roll Call的资深总监Patrick Thornton就是这新的“愤怒的白种男人”中的一群,他在一篇广为传播的文章里声称:“我是来自中西部的东海岸精英:真正的泡沫是美国的农村地区。”他谈到自己长大的俄亥俄州小城,那里的种族成分极其单一,人们对同性恋权益和黑人奴隶史毫不关心,活在“白种人的泡沫”之中,拒绝接受那个“高中没毕业的白人孩子,18岁时随便走进一个工厂就能得到薪水不错的终身工作”的时代一去不返的事实。

“对大众而言,政治不是关于事实或者政策的。它与身份认同相关,也就是人们认为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以及其他人是什么样的人。我要支持谁?反对谁?……这个人像我吗?这个人会带来像我一样的人吗?”Cramer教授说。

在两个放弃了工业的前工业大国里,从生产到居住、从社群关系到社会理念、从个人自由到家庭观念,整个英美社会已经分裂成完全不同的两个内部世界:一边是认同城市文明、全球化、多元化、灵活身份认同的个人主义、复杂的市场经济环节、环境保护的全球化居民;另一边是紧抱田园梦、单一民族国家、保守身份认同的部落主义、早期工业社会经济形态、对环境保护不敏感或认为重要性不高的地方性居民。正如地方性居民对全球化居民造成的身份不安全感深怀怨愤,全球化居民对地方性居民的抗议也是不可避免的。事实上,这两种身份认同几乎永远不可能和谐共处,它们之间的争斗会代代延续下去。

当地时间2016年11月3日,英国伦敦,英国政府当日在退欧诉讼案中败诉,英国高等法院裁定触发里斯本条约第50条款需要议会投票;法官称脱欧问题完全是合法的。来源:视觉中国。

虚假的许诺

脱欧派阵营的领袖和特朗普都非常清楚他们要针对的对象是谁,要利用的情绪是什么。他们极力向这些被全球化的好处抛弃的选民传达这样的信息:你是对的,你所有的愤怒都是有道理的,只要抛弃现有的政府,抛弃全球化和政治正确,把移民赶出去,好日子就会回来。

但是这种对“好日子”的怀念,其实也是塑造出来的。根据联合国的统计数据,人类社会正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最长的人均寿命,最少的饥荒,最高的平均教育水平,最高程度的自由移动,等等,更不要说大国之间直接战争的威胁目前看来极低。

“我同情你们对欧盟官僚的恼火,但我得说,我在英国听到的脱欧辩论里,极少是在批评欧盟如何运作。我听到的是关于移民的排外宣传(大多数这些提到的移民都不是来自欧盟,可是谁也不会去关心真实的数据),以及减少欧盟拨款、让英国公共服务的支出‘滚滚而来’的虚假承诺,这些虚假承诺根本不去考察贸易和经济是如何运作的。‘脱离’的决定都是基于最糟糕的冲动……”英国《金融时报》的一位网站读者在一篇脱欧报道下面这样留言。

这位读者的留言说得没错。获胜的脱欧派在十几年的挫败里,发展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策略,可以总结为:

第一、把握情绪,诉诸于愤怒,而非理性的计算;

编辑荐图
一周热点
网媒关注
热门贴图

友情链接